快捷搜索:

勾画在线教育蓝图 网易有道如何变速超车?

  “在所有互联网++领域,我觉得最难啃的就是+医疗和教育。”马化腾的感慨,表明了医疗和教育互联网化的难度。但如今,网易将在互联网巨头扎堆的在线教育领域中实现“突围”。

  早在2012年,巨头BAT便陆续布局在线教育市场。百度(BIDU.US)于2012年把百度文库中的部分内容整合成百度教育,阿里(BABA.US)2013年推出淘宝同学,后改名为淘宝教育,腾讯于2013年试水腾讯精品课,主打职业教育。后起之秀今日头条亦来“凑热闹”,在2018年陆续推出在线英语产品aiKID和gogokid,定位少儿英语市场。

  入局之后,各巨头大展拳脚,欲于在线教育市场中分一杯羹。但由于教育的特殊性,巨头们的平台化策略难以奏效,为了找到有效的商业模式,整个行业都在不断探索,BAT也在努力尝试之中。而今,网易旗下的网易有道欲变速超车,甩开BAT登陆资本市场。

  据智通财经APP了解,有市场消息称,网易有道已启动赴美IPO,目前正与两家知名承销商进行相关的洽谈合作。而针对此消息,网易有道回应称“根据公司政策,不做相关评论或回应”,IPO传言坐实无疑。

  虽然网易有道在2018年4月17日进行唯一的一次融资时,便估值11亿美元,但在整个行业平台化策略举步维艰之后,网易有道又将如何描绘自己的在线教育蓝图?

平台化为何失效?

  事实上,我国的在线教育起步并不晚,其历史,可追溯至上世纪末。在互联网传入中国后,便向各行业渗透,这其中也包括教育。1996年时,以101网校为代表的第一批远程教育网站已开始出现,但由于技术的不成熟以及市场的不认可,并未发展开来。

  直至2013年,在线教育的创投热潮开启,大量资金和人才涌入,在线教育开始迎来新的春天,而巨头也在此时陆续入局。但有庞大流量支持的BAT却并未在在线教育领域孵化出“独角兽”。马化腾曾表示,在“所有互联网+领域,我觉得最难啃的就是+医疗和教育。”

  而百度的失败则最为典型。百度曾对外宣布将把教育O2O作为公司的核心业务,但旗下的“百度传课”于2018年停止更新,且在发布2019年一季度业绩之前,教育事业部进行了大调整,TO B和TO C业务被拆分到不同部门,TO B被转入智能云部门,TO C则并入搜索产品。百度的教育业务“名存实亡”。

  对于巨头在在线教育领域的失利,真格基金投资副总裁姜敏曾表示,教育行业并不具备平台性,所有的教育平台化几乎都失败了,百度的失败就是因为想做平台。

  而在线教育平台化的失败,则是由教育本身的性质所决定。互联网平台的典型特征在于提高交易的效率,购物、外卖、打车等刚需都因为互联网的加入而变得更为高效,购物、点外卖可足不出户,打车则可找到距离最近的司机,这些都是交易效率显著提升的例子。

  提升交易效率是互联网平台化的特性,而高频交易则是变现率的关键所在,以高频次交易带动平台内低频次产品的交叉销售是互联网平台化企业的惯用手法,美团收购共享单车的原因便在与此。

  但教育本身与高频相违背,课程虽是刚需,但由于周期长,频次较低。因此,与交易的效率相比,教育的出发点更注重质量,即内容和品牌才是教育的核心,交易效率提升的需求反而被弱化。

  由于交易频次低,以及对内容质量的高要求,导致在线教育平台变现困难,互联网巨头们使用流量思维让在线教育平台化的战略打法迟迟未见成效。

K12大班课成新突破口?

  除互联网巨头之外,沪江教育是以平台化思维做在线教育的企业之一。经过17年的发展,该公司在2017年12月拥有1.7亿用户,旗下拥有自有品牌课程以及来自第三方的精品课程,覆盖K12、大学、研究生及职场教育等,以B2C模式为用户提供课程服务。

  但在2017年递交上市材料并通过港交所聆讯后,目前上市进度却毫无进展,网传其对赌上市协议失败,多个部门裁员。通过已有资料能发现,沪江教育在规模上确实有优势,但仍未能摆脱亏损“魔咒”,2015-2017年,三年亏损超12亿。

  与此同时,从在线教育细分赛道中“破土而出”的企业也亏损不断。尚德机构(STG.US)、英语流利说(LAIX.US)、无忧英语(51talk.US)便是其中的代表。

  尚德机构定位于中国成人在线教育,专注于学历教育和职业教育,是国内首家成功赴美上市的在线大班课程成人教育机构。但从2016-2018年三年时间,尚德机构亏损超20亿人民币。英语流利说、无忧英语则定位于英语赛道,三年时间分别亏8.2亿、15.13亿。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